<dir id='112'><del id='112'><del id='112'></del><pre id='112'><pre id='112'><option id='112'><address id='112'></address><bdo id='112'><tr id='112'><acronym id='112'><pre id='112'></pre></acronym><div id='112'></div></tr></bdo></option></pre><small id='112'><address id='112'><u id='112'><legend id='112'><option id='112'><abbr id='112'></abbr><li id='112'><pre id='112'></pre></li></option></legend><select id='112'></select></u></address></small></pre></del><sup id='112'></sup><blockquote id='112'><dt id='112'></d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'112'></blockquote></dir><tt id='112'></tt><u id='112'><tt id='112'><form id='112'></form></tt><td id='112'><dt id='112'></dt></td></u>
  1. <code id='112'><i id='112'><q id='112'><legend id='112'><pre id='112'><style id='112'><acronym id='112'><i id='112'><form id='112'><option id='112'><center id='112'></center></option></form></i></acronym></style><tt id='112'></tt></pre></legend></q></i></code><center id='112'></center>

      <dd id='112'></dd>

        <style id='112'></style><sub id='112'><dfn id='112'><abbr id='112'><big id='112'><bdo id='112'></bdo></big></abbr></dfn></sub>

        大发体育网站国际

        大发体育网站国际

        2019-04-12 - 22:38:02

        【大发体育网站国际:场外啦啦队热情如火的为场内运动员们加油打气,整个比赛赛场气氛高涨。】   和平别墅区,刘振一手拿着唐刀一手拿着手机对着手机就骂道:“妈的,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?金霏遇刺?饭店被炸?养生馆被堵?”刘振走出别墅,梅姐紧跟在后不断的拨打电话。别墅门前很快就聚集了一百来人,去振荣养生馆的路上不断有混子加入。  光头无耻的骂道:“刘振tmd和你们一模一样,只顾玩乐,我们马上就派人去炸他别墅。  养生馆三楼,长毛听到外面的骂声,站了起来抓了抓头走向窗前,长毛震惊的说道:“磊哥,不好了,外面好多人啊。”  乌鸦骂道:“唧唧歪歪什么?他多少人也不好使。”乌鸦看到窗外的情景揉了揉双眼,咽了口口水回头说道:“磊哥,不好了,我们被人堵住了。”  一群身穿风衣手拿开山斧的混子不断用斧子砍门,一个光头说道:“快开门,否则,我放*了。”一个手握开山斧的长发混子说道:“亮哥,刘振好像带着二百左右混子朝我们这边走呢。”光头骂道:“愣着干嘛?快给总部打电话。”  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说道:“鼠爷,刘振他们过来了。”被称作鼠爷的白发中年笑道:“弟兄们,给我剁死他们。”  五百多身穿风衣的混子手握开山斧朝着公路对面另一群人冲了过去。  刘振笑道:“鼠爷,你就这么有把握啊?把我堵到这儿,不妨跟你说其他三大帮派都不断往我这支援。”  白发中年说道:“你确定他们一定会帮你?”  刘振又笑道:“你确定你能只手遮天?我告诉你XJ市五分天下多好,你非得弄的天下大乱,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们狂野帮,这几年生意做得大。”  白发中年骂道:“给我愣着干嘛?砍他们,砍一个赏五千,尽量留活的。”  刘振双眼微眯,一把唐刀穿过了一个风衣混子的身体,正在这时一辆接一辆的大卡车开了过来,白发中年手握开山斧笑道:“刘老弟,开个玩笑嘛,这么认真可不好。”一大群混子从卡车上跳了下来,刘振把唐刀一扔,一个长相斯文的中年说道:“振哥,振荣帮一出事我们就往这边赶,还好没有迟到。”  白发中年带着三个青年走了过来说道:“这不忠义社高忠兄弟吗,我和刘振兄弟没多大事儿。”高忠没有客气骂道:“你们狂野帮这么狂的吗?虽然你们是地头蛇,但不是每一个地头蛇能压得住过江龙。”白发中年客气的说道:“说我可以,但你不要说我们狂野帮。”话刚说完,高忠突然拿出一把枪,白发中年身后那三个混子分别从后腰拿出Grenades,白发中年笑道:“真以为我没头脑啊,我们早就有准备,至于你的养生馆,哈哈哈…或许早就成了一片废墟。”  振荣养生馆门前围着一群手拿片刀的青年混子,一个光头跪在一个中分青年面前说道:“少年英雄,手下留情放过我们吧。”  这个中分青年是谁?他就是职教现在的老大北鸣海,金霏遇刺时吩咐小弟快去找北鸣海,得知消息的北鸣海从学校窜了出来,振荣养生馆是金霏开的场子,所以北鸣海带着小弟直接去了在振荣养生馆旁边的宾馆。  次日清晨,我带着乌鸦和长毛去医院看望金霏,进入病房后,长毛把在医院门口买的水果放在床下笑道:“金霏哥。”金霏见我们来了笑道:“佳磊兄弟,跟我还这么客气。”我笑了笑说道:“霏哥,不用多说了,我清楚。”乌鸦搂着长毛笑道:“金霏哥。”金霏笑道:“鸣海都给我说了,昨天晚上你们也在振荣养生馆。”金霏看我不太高兴问道:“佳磊,愁眉不展的有什么疑问吗?”我看了看医院的房门,乌鸦笑道:“那个我们出去,买烟去了。”乌鸦拉着长毛走出病房,我说道:“我感觉我们被利用了,我们都是刘振的棋子,你是黑棋我就是白棋,我们互相制衡才能帮他保住振荣帮。”金霏感叹说道:“但我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,如果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。”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难道江湖真的不可以退出吗?  收到刘振的邀请,我和乌鸦走进正在装修的振荣饭店,刘振客气的说道:“佳磊和乌鸦你们两个去SZ县帮我办一个人,事后我可以帮助你们跑路去任何一个地方。”  看了看刘振给我的纸条顺手扔到垃圾桶里,我和乌鸦朝着隐形者网吧走去,当然刘振还给了我五万现金,乌鸦笑道:“磊哥这钱你打算怎么办?”我拿出一沓钞票说道:“乌鸦,这一万你先拿着用,还有五千麻烦你先交给长毛,我有点事先去摆平一下,钱不够了再找我要。”乌鸦笑道:“磊哥,出手这么大方啊,那就多谢磊哥了。”  隐行者网吧,一个短发青年被一个绿发青年堵在二楼厕所门前,长毛站在楼道拿着手机说道:“别管这么多,先拿钱后放人。”看着长毛喘着粗气乌鸦不禁笑道:“兄弟,怎么个玩法?让这么一个*崽子给弄没心态了?”刚说完,乌鸦拿着五千块钱放到长毛手里说道:“毛,这是磊哥给你的分红,好好干啊。”随后乌鸦走到厕所门前问道:“绿毛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绿发青年偷偷瞄向长毛,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,长毛很入迷的数着那五千块钱。  绿发青年咽了口口水说道:“鸦哥,这个…老弟借了我们的钱不还,还说要找人打我们,说什么我们这是勒索。”乌鸦突然一抬手,绿发青年以为乌鸦抬手是让他闭嘴呢,突然乌鸦一巴掌打向那个短发青年,乌鸦拿出匕首正打算扎他的时候,长毛急忙的拦住乌鸦说道:“绿毛,赶紧搞定他,ctmd,还敢惹我鸦哥。”不光这个短发青年懵了,绿毛小声说道:“赶紧还钱,否则你真的会付出代价。”  我不禁的感叹道: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  回想五年前,刚上初中的时候被人欺负都不敢反抗,现在可好了,混到收不了场了。  乌鸦伸了个懒腰说道:“我和磊哥要去S县一趟,你自己在XJ好自为之吧,我们回来之前不要惹事。”说完乌鸦拿起桌上的红牛骂道:“md,玩一晚上的穿越火线,累死我了。”  一个长发青年缓缓睁开眼说道:“鸦哥,一路顺风。”  凌晨,我和乌鸦坐着出租车正在前往S县,据刘振给我的那张纸,S县现在只有一个帮派青龙团,至于其他帮派吗?有些帮派在青龙团屈首称臣,也有一些帮派组成了联盟,但他们力量微乎其微。我们这次去S县就是要去刺杀青龙团第一打手大佬黑,但青龙团内部错综复杂,大佬黑哪有那么好杀啊?我咬了咬牙,在心中记恨起了刘振,这次我能活着从S县回来,我一定要让刘振付出惨痛代价。    阅读量112